陆拾叁

闭关修炼中

约会

*内含轻微95,注意避雷
*好哥哥94line的故事,ooc小甜饼


“明天我们出来见一面吧。”
看着朴智旻的kkt上出现这样的信息,郑号锡把刚要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他知道自己的室友朴智旻最近陷入了轰轰烈烈的网恋中,对象是同年的首尔在校大学生,可哪有才谈半个月恋爱就要面基的?
对于这个对象的人品,郑号锡产生了深深地怀疑。
该不会是骗炮的吧?
朴智旻的手机存了他的指纹,两个人是毫不设防的兄弟关系。
智旻呐,对不起了。我绝对不能允许你和这样的人谈恋爱。
“好啊,什么时候?”


第二天,在首尔有名的情侣咖啡馆里,郑号锡早早地等在了约定好的位置上。
眼看秒针一圈圈地转,郑号锡对这个对象的印象差上加差。
不行,回去无论如何都要让他们分手。

神秘对象赶在迟到之前出现了。
高高大大的青年男子,远观即知优越的身材比例,白色衬衫黑色西装裤,可能是有点热,袖子管向上攀援至手肘,露出线条良好的小臂。
坐下之后,郑号锡才发现那个人掩盖在衬衫下的肌肉,绝对是健身房常客,等一下要是告诉他自己不是他男朋友会不会被打?
郑号锡因为自己莫须有的想象瑟缩了一下。
男子的五官说不上多俊美,但是看着很舒服。但是他实在不明白朴智旻鼓吹自己的对象绝对是全首尔最靓的靓仔的自信究竟是哪里来的。
可能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你好。”坐在他对面的人打招呼。
“你好。”郑号锡下意识地接了一句,随即觉得不对劲。
这样的聊天方式对于情侣太过生分了。
这时候郑号锡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的失策,除了jimin尼的对象叫金泰亨,在首尔艺术学院学绘画,长得很好看之外,他对这个人其实一无所知。
所以他不知道该怎么和眼前的人聊天。
慌乱突然袭来,把之前的不满也掐死了。
朴智旻应该看过金泰亨的照片,那他有没有发自拍给金泰亨呢?看金泰亨的反应应该是没有了,不然不会现在都认不出他。
庆幸中,他还是觉得瞒下去不是办法,果然还是要坦白。
他说:“金泰亨。”
但是却怎么也说不出“我不是朴智旻。”
话在嘴里滚了一圈,最后还是变成了:“你先点吧。”
对面的人,金泰亨接过了菜单,才低低地应了一声。
他很快点完了,把菜单回递给郑号锡,郑号锡注意到他的袖扣不见了。
金泰亨察觉到他的疑惑,不好意思地摸了一下袖口,说:“不小心弄掉了。”
金泰亨笑起来有微微的酒窝,腼腆而甜,又有一丝傻气。

郑号锡承认自己被甜到了,他小声地“唔”了一声。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等一下他一定要抓住时机坦白身份。
他翻翻菜单,点了最常喝的卡布基诺和提拉米苏,金泰亨点的美式冰咖,还有棉花糖。
“Waiter,”金泰亨一出口就是英语,他这一声在一片韩语里格外突出。
服务员来收走了菜单。
金泰亨的英语没有韩国口音,感觉很自然。

现在必须开始聊天了。
他想起金泰亨学绘画,只有从这上面找话题了。
“你最喜欢的画家是?”郑号锡问。
“梵高,”金泰亨回答,又浅浅一笑露出酒窝,“是不是觉得很俗?”
“没有。喜欢梵高不是俗气的事,假装喜欢梵高才是俗气的事。”郑号锡连忙摇头,“我最喜欢的梵高的画就是他最有名的那几幅。”
金泰亨反问:“那你呢?”
“卡拉瓦乔吧。”郑号锡想想又说,“俄罗斯的很多画我也喜欢,但是作者名字背不出。”

接下来,他们从文艺复兴与卡拉瓦乔开始了无尽的艺术漫谈。期间,咖啡和甜点轮流上来,褐色的液体像燃料,助长高涨的谈兴。
金泰亨的棉花糖姗姗来迟,大得让人惊讶。金泰亨咬了一口,又问郑号锡要不要,郑号锡自己反应过来之前手已经接着了。
金泰亨的手有一瞬间覆在了郑号锡的手上。

郑号锡心里陡然涌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感。
棉花糖到了手上,好似一盆冷水浇在心头,情侣同吃一根棉花糖是多么甜蜜的一件事,偏偏其中一方心怀鬼胎,连身份都是假冒伪劣。
和金泰亨聊天很开心,郑号锡是学艺术史的,平时即便同系同学都少有在艺术上和他观点如此一致的人。聊着聊着,他都忘掉了昨天他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回的信息。此时手指上留存的一点点金泰亨的体温像烙铁一样让他的心疼痛起来。
他机械地咬了一口糖,就连嘴里泛开做作的甜味都有一丝苦涩。被一对对浓情蜜意写在脸上的情侣环绕着,他知道自己和金泰亨是怎样的格格不入,更多更多的怅惘扑向他,追他的人不是没有,数量还不少,有男有女,不欢而散成了很多故事的开端和结局。
他没有办法容忍未来的伴侣不爱艺术,没有办法接受鼓吹喜欢毕加索却对除了他画抽象画之外一无所知的追求者,没有办法勉强自己去在村上春树和大江健三郎里挑一个更好的。
找一个合适的伴侣是多么困难,现在有一点点的希望照在身上,却是明白不过的虚妄。他又吃了一口棉花糖,逼迫自己面对现实,看金泰亨,却看到金泰亨盯着自己的脸。他心里一惊,难道是他察觉了什么?
仔细一看他好像又在走神,郑号锡拿着棉花糖在他面前晃了两下,金泰亨都没有反应。突然,金泰亨凑过来直接在棉花糖上咬了一口。
这一下实在太暧昧了,郑号锡的耳根开始发烫,不用想也知道他现在脸一定很红。

不行,郑号锡默念朴智旻的名字,不管怎样,他不会去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他鼓起勇气看金泰亨的眼睛,发现金泰亨的脸也红了。
两个人看着对方,谁也不开口,气氛很是奇怪。
郑号锡嘴唇蠕动了一下,叹了一口气,叫来服务员买单。
“今天很开心。”金泰亨说,“下次再约吧。”
“嗯。”郑号锡应了,他没有看金泰亨的脸,他需要把金泰亨这个错误丢进人生的垃圾桶,假装世界上没有这么一个人,回去再向智旻道歉好了。
“再见。”

金南俊其实很想抱一抱眼前这个人,因为他看起来并不开心。
他们的相遇显然是个错误,今天本来他受了金泰亨父母的委托前来考察这个金泰亨宣称是未来伴侣的人,照片印在资料的第一页。最后遇到的是一个计划之外的人,一个把自己误认为是金泰亨的人,估计应该是认识朴智旻的。卡拉瓦乔的受众并不是很广,艺术家名字背后的语调有显而易见的爱恨情仇,尽管他们的偏好不同,但是观点倒很一致。留洋归来,能如此畅快谈天的对象实在太少。那人有一双明亮的眼睛,眼角乖顺地下垂,注视的目光透着天然的天真感,灼烧着他的心。
不管他是谁,金南俊已经决定把他追到手,虽然似乎对方并没有打算给自己这个机会。
夕阳余晖下,因为炎热,对面的人解开了衬衫的最上面的扣子,他很瘦,手腕上的链子挽住的都是空虚,白衬衫随风微微摆动,像是白鸥之翼,逐浪之帆,清晨之雾,温柔又惑人。他聊至兴奋处,笑起来会有梨涡,看得金南俊心软的一塌糊涂,实在不忍心拆穿他,以至现在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他之前去美国留学读文学,始终看不起歌德塑造的少年维特,从没想过世界上会有这么一个人,让人想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奉献给他。
不过他们还会再见的,他有无数浪漫桥段可以给他。
“再见。”

郑号锡搞不懂朴智旻把自己约到首尔美术馆是想干什么,明明平时对这些东西一向敬而远之。
那天回去之后,他才发现自己一路拿着棉花糖,最后还是吃了,然后老老实实地向朴智旻说了私下去见金泰亨的事,朴智旻并不放在心上,对于他对金泰亨的肯定十分开心,郑号锡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尽管有时还是会想起金泰亨,但是忘掉是最好的选择。
突然,他的双眼被一双手蒙住了,他吓得猛的一抖,那个蒙他眼睛的人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剧烈,差点手没捂住。
“猜猜我是谁?”熟悉的声音,郑号锡立即认出了这个声音,这个结果过于冲击,以至于他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金泰亨?”
“错。”
那声音自问自答:“郑号锡,记住了,我叫金南俊,是你的男朋友。”



END

评论
热度 ( 19 )

© 陆拾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