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拾叁

闭关修炼中

【防弹】21世纪大酒店(3-4)

 *卧底AU

 *cp为糖珍、南锡、95


3

注意到田柾国是很自然的事,在浑浊不堪的光影交错里,田柾国好像一颗闪闪发光的水晶,纯洁无辜又动人心魄的样子,和“这里”泾渭分明。

穿着暴露的女人贴着他越来越近,那孩子的脸已经红透了。

“小弟弟的话,不要钱也可以哦。”朴智旻听到这一句已经决定要上前把那女人拉开。

“诶?”田柾国一边往角落里躲一边支支吾吾地说,“可是我没把你当女人诶。”

在那女人惊讶的目光里,打了耳洞,染了一头银发的男孩把田柾国从沙发里拉起来,另一只手里高脚杯轻轻晃动,酒红色的液体合着节奏旋转。

“快给姐姐道歉。”银发男孩长长的耳链由于走得过快晃动了起来,“给这位姐姐赔罪了。”他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液体,末了还勾唇一笑。他五官任谁看都是绝色,挑不出瑕疵弱点,硬朗的男性线条一笑又显出少年的英气来,晃得周围的灯光都失了色。

那女人忽的一下站起身来,觉得自己反应过度,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她僵硬地笑了两声:“金少玩的开心。”说罢,转身就走。

朴智旻这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人是谁,为什么生的如此一副容貌却没有人敢招惹。

金泰亨,N市财阀金家的少爷,生的是养尊处优的少爷身份,长的也是养尊处优的少爷脾气。金老爷子从小苦心栽培,他却越长越歪,大有恶少风范。如今一见,哪有传闻里凶神恶煞的样子。

不过金老爷子倒是真的凶神恶煞,打不了儿子就打外人,因为调戏了金泰亨而消失的人可谓是真命苦。


“姐姐,等一下。”男孩低沉柔和的声音响起。

就算是畏惧金泰亨的恶名,这温柔实在诱惑,女人转过身来。昂贵的鸡尾酒为女人的头发添上了新的颜色。

“你有东西忘记了。”男孩露出一个带傻气的笑,手里的液体全数泼在了女人身上。

朴智旻一阵恍惚,突如其来的变故使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看上去无害的大少爷。

果然是金泰亨啊。

随之而来的还有许多困惑,田柾国为什么和金泰亨走在一起,他们是什么关系,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为什么他们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这里可不是什么眠花宿柳的享乐之地,而是索命夺魂的不二之所。

但是他很快就知道了。


4

今天的表演结束了。

疲惫和畅快感如约降临,在他的人生里为数不多的全然享受的时光。微弱的灯光一盏一盏,工工整整地联系在一起,郑号锡的脚步也是工工整整,然后不自然地散乱开来。

局里加派人手是意料中的事,只是没想到是金南俊,一个梳大背头,穿黑西装的金南俊。

他想起两年前第一次看到金南俊的时候,他也戴着装狠耍酷的墨镜,头发炸得像说唱歌手,可是脸颊柔软,笑起来还有酒窝,怎么看怎么是小孩子。

再一次感慨时光易逝,摁下了电梯的上行键,楼层一层层地跳,荧绿色的灯一闪一闪。郑号锡在麻木等待的过程中突然感到了规律被违背的不和谐感。

他回头看向走廊的尽头,按部就班的灯光带的那头依旧空无一人,这给了郑号锡无尽的想象空间。

他开始后悔把外套丢在后台了。

为了抗拒后背发凉的糟糕感觉,郑号锡猛戳上行键。

门开,门关。封闭的空间给了郑号锡安全感,他的头脑逐渐冷静下来,开始思考这个棘手的问题。

郑号锡从衣柜里出来的时候,闵玧其才刚起床,正趴在抱枕上玩手机。看到他回来了,眼皮一抬又落下去。

郑号锡知道他一会还要应付金老爷子,谁让金家少爷往哪里跑不好,偏偏跑到这里。昨天两个不知死活的混混在赌场里械斗,差点闹出人命。为了这点破事,闵玧其一宿都没怎么睡,这会儿也是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

算了,一会再说吧。

郑号锡给自己和闵玧其一人冲了一杯咖啡。“怎么了?”闵玧其不久趿拉着拖鞋从卧室里出来,穿着他酷似西服的睡衣,还戴着蓝牙耳机,眉头紧皱地盯视着他。

果然还是瞒不过去,郑号锡心知闵玧其的敏锐,此时坦白是不二选择。

敲门声笃笃笃地响了。“我叫了晚餐。”闵玧其打着哈欠拉开凳子,“一起吃点,边吃边说。”
开了门,金硕珍推着餐车站在门外。郑号锡看他这幅容光焕发的样子,猜想刚刚也许他又在后厨偷吃了什么特供菜品,这位俘虏如今是越过越滋润,倒是正合他意。


一匹孤狼只有在吃饱喝足之后才会露出自己的肚皮。


郑号锡把鸡蛋色拉、番茄培根芝士意大利面、奶油蘑菇汤和他喜欢的提拉米苏摆好,闵玧其早已把刀叉都备齐了。

“怎么回事现在可以说了吧。”闵玧其吃相颇为凶猛,本人解释是为了生存,郑号锡只觉得他是饿得狠了。叹了口气,他兴致缺缺地卷了一叉子意大利面,腮帮子鼓鼓的很是可爱,嚼了嚼后说:“我看上别的男人了。”




tbc


评论
热度 ( 8 )

© 陆拾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