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拾叁

闭关修炼中

【韩叶】挪威的森林(1-5)

!原著向ooc预警
!时间是伞哥死后,这篇真的是韩叶不是伞修
!奋起诈尸
!叶修第一视角



1;
苏沐秋死了。
妈的,他怎么就死了呢?
我想着,用力地抽了一口烟。有些出神地看着这个花光了我所有积蓄买的破坟,才五天,这块孤零零的墓碑周围已经长出了初春的青草,给这死寂的地方平添了几分活气。
不愧是我挑的地方,坟头都长草了。
坟头草这个词是我们俩平时开玩笑的时候出现频率挺高一词儿。
想到这里,我任凭回忆在脑海里肆虐,同时从随身携带的烟盒里抽出根烟点着了插在坟前。虽然我很想把这包烟啪地全点着了给他烧上,但这是我这周最后的存货了。
他要是知道我把他藏的那些好烟全抽了,估计得从坟里头蹦出来抽我。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

2;
在那儿又呆站了一会,看那烟都烧完了。
我拍拍灰色的墓碑,在心里安慰道,等哥有钱了,买最贵最好的烟在你墓边插满了烧给你。

3;
打开电脑,操作着一叶之秋大杀特杀,我一边打着一边陷入了人人都经历过的放空状态,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过了好久。
像往常一样,我抬头去看对面电脑后面的座位,那里空无一人。

4;
在逃避般的麻木工作中,我接到了老韩的邀战。
在与老韩的互怼中,我又陷落在了那仿佛灵魂出窍般的一片空无里。
往日里棋逢对手的快感变得十分稀薄,然而手感和心理状态反常的绝佳。
就在我们打到中场的时候,和一叶之秋缠斗在一起的拳法家突兀地静止了。
耳麦里传来老韩的声音:“你怎么回事?”

尽管这突然的变故使我从这空虚里挣脱出来,我的手却指挥着一叶之秋穷追猛打,一不小心就把大漠孤烟击飞了。
我的老对头的角色以一种微妙销魂的姿势摔在了竞技场冰冷的地面上,然而老韩好像并不打算管他,仍然追问我:“你到底怎么回事!?”
他的声音由于距离的关系听起来离我有点远。

我的视线目不转睛地聚焦在大漠孤烟的身上,要命的是,老韩那张杀气腾腾的脸也从我脑海里跳了出来。
我想笑。

大漠孤烟一个翻身结束了这个对于拳法家来说十分屈辱的姿势,他凑到了一叶之秋身边。
“我问你tmd到底怎么回事!”

可能是因为我有点放松了,那个这么多天来我一直说不出口的事实毫无预兆地滑落出来。
“苏沐秋死了。”

5;
韩文清干脆利落地下线了,就好像他从来没和苏沐秋pk过,就好像去年来这受到苏沐秋老坛酸菜款待的那个人压根就不是他。
我对他的下线做不出任何有意义的揣测,只好怀着一点疑惑继续无聊的工作。
直到沐橙回来。





TBC.

评论
热度 ( 18 )

© 陆拾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