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拾叁

闭关修炼中

【韩叶】恋爱裁判

!唱见韩x唱见叶,叶修的本行是漫画家,老韩的本行是高管
!ooc注意
!务必听一下恋爱裁判(虽然是老曲(后附歌词
!一发脑洞突发


韩文清睁开惺忪的睡眼,下意识地去摸床铺的另一边,触手只有冰冷的床单。睡意带来的无忧无虑一下便被扫了个干净。
他再也无法入睡,只好起床。
今天是周六,他不用上班,所以他拿出豆浆机,把泡了一夜的豆倒了进去。
摁下了开始的按键,韩文清突然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如往常一样准备了两人份的量。
他赌气般地在洗手间用力刷牙,外面有豆浆机嗡嗡的声音。洗了脸,胡子无心刮。照例把毛巾拧干挂上架子,方方正正,叶修那条皱皱巴巴的毛巾嘲笑般地故作姿态,却仍然和韩文清的反差分明。
他叹了口气,不再看那条毛巾。

坐在餐桌上,多余的豆浆用叶修的碗盛着,保鲜膜封好放进冰箱。白瓷盘里几片面包食之无味,豆浆也很快见了底。在厨房洗盘子,盘子里映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阴沉的他的脸,他想到的却是叶修拼命搓他的眉心想让他舒展眉头的样子。
那个叶修眉眼里盛着笑,落地窗里的蓝天白云好像是他的背景。他那么专心,以至韩文清都舍不得打断他。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他已不再像第一日那样惊讶。
不过是思念而已。

是的,正是这思念压得他喘不过气来。那影影绰绰隐隐约约的焦躁紧贴着他,好像子虚乌有又好像无所不在。

那天的情景不停地浮现在他眼前,无限循环,每次想起叶修从未见过的厌倦眼神,他的心便抽痛起来。
即便如此,他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
这一次,无论如何,他再也不会心软。


“韩文清,你知不知道我赶稿只能靠抽烟提神,要是不抽烟,我要怎么画出我满意的场景!”叶修手里的烟盒扭曲变形,“我知道你是为我身体着想,可是牺牲健康又怎么样呢?你是知道我的。”
仿佛失去意识般,他不受控制地吼道:“那你就从不想想我的心情。上次你咳了两天,我怎么会让你再继续伤害自己。
我才不在乎你漫画画得怎么样,我在乎的是你啊!”
叶修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眼里的恳求一点点褪色,他转过脸去,手里仍然握着那个烟盒。
室内的空气冻住了,韩文清只觉得自己呼吸困难。

“我们都冷静一下吧。”叶修离开了。

韩文清知道他会去苏沐橙那里。
也许他们真的需要好好思考一下。
已经不是第一次为了这件事吵架,吵了又好,好了又吵。如果叶修真的不想戒烟,那么他们该如何面对彼此。这件事韩文清不止一次地想到。分手吗?或许吧。

可怜不过一周,他的坚持已经被叶修磨得岌岌可危。

他打开荣耀,想看点视频减压。

首页上一个视频抓住了他的注意力。

【君莫笑】恋爱裁判(cover:初音未来)
前奏。。。


Oh! No! No! No!
有点鬼迷心窍了
没错,你就是我的一切
呐,请酌情考虑一下吧
我孤单一人的话是活不下去的
Oh! Jesus!
请不要用那种眼神看著我
我绝对绝对 会洗心革面的
呐,所以就用缓刑
放过我这一次吧
计划犯罪的不在场证明也
唯独欺骗不了你
光靠耍小聪明的话 No! No! No!
现在正是恋爱审判
你会判我多重的罪行?
最终辩论 在我流泪之後你宣判道
我「有罪」
Oh! No! No! No!
真是最差的事态
没错,如果要被你甩了的话
呐,乾脆就用你的手将我
推入黑暗之中吧
Oh! Jesus!
事实胜於雄辩
我已经,无法再掩饰了
呐,就算一直被
关入你的监狱之中也无所谓
因为性格上的问题和仅此一次的过错
你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光是口头上的辩护的话已经无法被原谅了
哪里算完美犯罪了?
你和我都感到了同等的悲伤
爱著的人 被爱的人
本来就是相互裁决彼此的命运
有罪判决
你会判我多重的罪行?
做好了以终身监禁来赎罪的觉悟


突然,歌在这里变成了黑屏,上面只有一行字。
我错了还不行吗?QAQ



韩文清关了荣耀,下楼开车。

“你早饭吃了吗?”韩文清问坐在副驾驶上的叶修。
“还没有。”叶修不安分地动来动去。
“今天喝豆浆。”
“好。”叶修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对了,老韩,我好像还没和你合唱过呢。”
“那唱恋爱裁判好了。”



最后以叶修画PV,两人合唱的形式刷爆了荣耀。以rap出名的大漠孤烟以低音和声,而君莫笑则以温柔少年音华丽转音配合无间。

评论里有粉丝发了一句:“韩叶催婚协会正式成立!”以万赞顶上热评。

叶修用君莫笑回了一句:“已经结了。”








评论 ( 6 )
热度 ( 46 )

© 陆拾叁 | Powered by LOFTER